槐弱

【【【高三闭关】】】
幸会,这里槐弱。

“六国蚩蚩,为嬴弱姬”
叫我槐弱/弱弱/槐槐什么都行

坐标魔都。

↓关键词看下面↓

【marvel】盾冬 芽冬 锤基 铁虫 贱虫 贾妮 寡鹰友情向 绿寡 幻红(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杂食…几乎无雷)
【HP】德哈 罗赫 犬狼 韦斯莱双子 斯莉
【中土】AL ET 索博
【APH】米英 仏加 金三角友情向 恶友组友情向
【盗墓笔记】瓶邪黑花
【音乐】Miku初心、mafu、黄老板、霉霉、Maluma、阿呆、火星老仙、卡妹、洗牙

本体高三咸鱼,闭关中
微博槐家三小姐
(没有刷微博的习惯)
  
我真的超级好相处!❤️
来找我玩!!!

【HP/德哈】Kiss Fight<2>

*设定:假性接吻渴求症德x假性性冷淡哈。本文设定罗赫已交往。改动致歉。


*涉及CP:本章德哈。


*分级:本章NC-17。



And 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


然后我们在亲密的吻中互相撕咬,像一场不甘示弱的征战。


                                  ——《Kiss Fight》


                                  Tülpa&BLANKTS



文案      上一章


———————————————🙊🙈🙉🙊




试阅:


       空气中的暧昧浓得呛人。


       黑发男孩的呼吸放缓不少,缠绕在对方腰间的腿僵硬了起来,停在原处,犹犹豫豫地缓慢收回来。


       就在刚才的几秒里,一部分高热及时转为了理智。




后续:


石墨链接


图链



社会主义好!



———————————————🙊🙈🙉🙊


LOFTER产出目录




我下一个更新点梗,上次小可爱说的德哈短虐还有哈性转我都没忘。


准高三补课比较多,所以更新得超慢orz抱歉啦姑娘们




LOTS OF LOVE!!!



【德哈】偏桃<一发完>

*这篇献给  @和风偏桃 ,关注我的第一千位天使。按照千fo福利所说,我根据你的id写了一篇文章(比心)希望你能喜欢。生日快乐,大宝贝!

*CP:德哈

*注明:此篇为路人视角日记体,可能稍微有点无聊,但是我觉得和风用这种文体体现会比较好。若有bug望提醒。



2002年7月7日   晴

天气越来越热了。

今天去了樱田家做客,她还是老样子。

聊了很多,还吃了冰镇过的水蜜桃,很甜很软。

也许是因为那桃子太好吃了的缘故,今天谈话的内容已经大部分都忘记了,但是有一件事一直很让我在意。

 

我进门前注意到,樱田家有了新邻居。

以前那个被醉鬼大叔糟蹋得死气沉沉脏兮兮的房子,现在被打理得干干净净。门口的花草像是复活了一样,米白色窗帘上甚至绣着金色的雄狮花纹和银色的蛇纹,他们家的桌子上还摆着一束白玫瑰,似乎壁纸也换了。整栋房子感觉是重新装修过了。

可是当我问樱田那户人家情况的时候,她说没有听到隔壁装修的动静。

也许是我多想了,可能只是新搬来的那户人家有个勤劳又安静的太太吧。

 

备注:不要忘记明天早上给亲爱的准备咖啡。

 


2002年7月12日   多云

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热,

樱田的哥哥生病了,但是正巧她预约的电工是今天下午来,可把她急坏了,一早就找到我,拜托我帮她看家。

她也真是的,一点小事而已,连连道歉好像是什么头等罪一样,倒是显得我们交情日渐生分了。

 

大概是下午三点这样,樱田的新邻居来打招呼了。

那是两个英国来的小伙子。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以名称呼他们。也许,英国人比我想象中更热情,不像我们国人,习惯于以姓氏称呼彼此。

一个叫哈利,留着微微有些长的黑发,戴着副圆框眼镜,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绿眼睛可好看了,可惜日文说得不怎么好,交流起来有还是有些困难。

幸好他身后的金发小伙子及时拿出了手机来翻译,真是得救了。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德拉科。

我擅自作主邀请他们到屋里喝茶。哈利帮我煮了开水,真是个好心的人。在哈利忙活的时候,德拉科凑在他边上,应该是用英文小声跟他开了个玩笑,哈利骂骂咧咧着用手肘把他赶离了厨房,但是好像嘴角是上扬着的。

 

幸好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盒草莓大福,不然只有茶却没有吃的东西招待人家,想必是很困扰的。

当我问到他们的关系时,哈利看上去有些犹豫,而德拉科在这个时候拉住了哈利的手腕,他相当绅士地跟我说,他们是恋人关系。 

一开始我稍微有些吃惊,毕竟在我的小生活里,这种情况的爱情真的很少见。但当这两个年轻人并排坐在我面前,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甚至觉得他们两个很好。没有什么原因,就是觉得很好,好像他们俩就应该在一起一样。

 

他们还带了礼物,是两块可以避邪化煞的水晶,我替樱田收下了并且道了谢,摆放在了樱田家门口的小盘子里。

 

大部份时间是我和哈利在聊,德拉科只是把目光一直锁定在哈利身上,偶尔会搭一两句。

当我说到日本的水果相对比较贵时,哈利看上去沮丧极了,说一直很想尝尝日本的水蜜桃。我告诉他水蜜桃之类的是相当贵的,他看上去更加沮丧了。

德拉科的肩膀稍微动了一下,哈利侧看向他,皱起来的眉心慢慢变得平坦了。

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一直一直牵着手,德拉科肩膀的那个微小动作也许是在捏哈利的手心。

 

他们两位临走前,德拉科偷偷拉着我问日本有什么地方可以买到好吃的水蜜桃,我思考了一会儿,告诉他福岛县和冈山县的桃子听说比较好。他点点头,连声道谢。

 

真是甜蜜啊……

能在这个世界上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真是最大最大的幸运。

 

备注:明天早起,调好闹钟。

 

 

2003年8月15日   小雨转晴

听天气预报说后面几天会有大风,总觉得今年夏天比往年要凉爽。

晚饭做了冷荞面,被夸奖手艺越来越好了,他能高兴那就好。

 

今年的夏日祭,人格外多。前一阵子,星野那个丫头逢人就说今年的花火表演非常棒,准备了好久什么的。我想,可能是这个缘故。

樱田是一个人来逛的,说是老公有要事去了东京。她穿了一件相当精致的浴衣,天蓝色的布料看上去就很昂贵的样子,上面还印着金鱼的花纹,这家伙,快到三十岁的人了,还是活得跟小姑娘一样。

 

逛到一半的时候,亲爱的突然撒娇说想吃苹果糖。他也真是,跟小孩子一样,扯着我的袖子,做出那样可爱的表情,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幸村先生做的苹果糖是这个地方最好吃的,因此排了很长的一条队伍。慢慢走过去,倒是远远看见了两张很熟悉的脸。

 

不,倒不如说是先因德拉科的金发而注意到的。

 

他们两位正巧排在队尾。德拉科高又瘦,穿了一件深灰色的浴衣,而哈利,穿了一件蓝黑色的浴衣。两位外国来的友人能够如此赏识我们国家的文化,甚至与之融合,真是十分荣幸。

由于他们两位面对面看着彼此的关系,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走近。

虽然好像是在吵架的样子,但是他们的手一直牵着,吵到一半的时候德拉科把两人紧握的手举到了嘴边,好像是吻了一下哈利的手腕。还真看得我有点脸红呢。

不得不说,他们看起来真是相当恩爱。

 

我故意等了很久才和亲爱的一起走过去,介绍了一下这两个从英国来的小伙子。

我们开始闲聊。从他们两位浴衣袖口的暗纹聊到我头上戴的小发饰,再聊到了周边好吃的料理店,最后还是聊到了水果上。

德拉科向我点点头,相当绅士地道了句谢,听得哈利一头雾水。

意识到自己的恋人没有明白过来,德拉科凑到了哈利耳边讲悄悄话,两人嘀嘀咕咕了一会儿。

明白过来的哈利笑着跟我说,德拉科总是这样,一边说着很混蛋的话,一边给予最大的爱意。

 

买了苹果糖,我们四个人一起坐在湖边闲聊。

花火就这样突然地绽放在天上了。

跟星野小丫头说的一样,非常美丽呢。

 


2004年4月25日   晴

天气很好,久违的大晴天。

今天心情比这好天气还晴朗。

 

吃好晚饭,又看了一会儿电视,终于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樱田和我窝在一个沙发里,拿着手机,激动得不得了。

毕竟是相当要好的朋友要结婚,虽然没有办法亲临现场,但是总觉得这一刻比自己结婚的时候还要兴奋。

 

原汁原味,比起我看过的很多模仿西方形式的婚礼要好太多了。

教堂、白鸽、鲜花、神父。

还有那两个深爱着对方的人。

穿着西装的德拉科和哈利真是太帅气了。

 

拿着手机直播的应该是哈利的好朋友赫敏,她小声地告诉我们,她激动得快哭了。

这位小姐的日语可真是比哈利刚来这里时的日语标准多了,谢天谢地。

 

终于结为夫夫。他们紧紧地相拥,交换了一个浅却绵长的吻。

 

我对樱田说,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了。

 

樱田告诉我,也许有。

 

比如往后每一刻的他们。



FIN.



———————————————🙊🙈🙉🙊

LOFTER产出目录

请不要吝啬你的小心心和蓝手指❤️


【德哈】Tooth Fairy<3>

*设定:半童话   普通人德x牙仙哈

*补充一下牙仙的传说:牙仙是欧美等西方国家传说中的妖精。传说中,小孩子脱掉乳齿后,将乳齿放在枕头底,夜晚时牙仙就会取走放在枕头底的牙齿,换成一个金币,象征小孩将来要换上恒齿,成为一个大人。

 

没人相信德拉科的爱人是个黑发碧眼还有翅膀的牙仙,一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第三颗牙>

“为什么你要来收我的牙齿呢,哈利?”

“因为牙齿里有你最棒的回忆,我得帮你收着它们,等你变成老爷爷了,能一颗一颗翻出来给你看。”

“等到我变成老爷爷了,你还会在我身边的对吗?”

“当然。”

 

“等下一颗牙齿掉下来的时候,我要带你去小山上探险。听说那里的湖水里还有美人鱼呢!可惜潘西他们都不信。”

“美人鱼?那一定得去看看。”

“等等,你相信我吗?”

“当然。”

 

“嘿,哈利。”德拉科捏捏那人柔软的无名指腹。

黑发少年的睫毛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好看,尤其是由垂眼到抬眼的过程,视觉上由纤长变为卷翘,像是拉开了帘幕,而那幕后则是一双干净透彻如嫩叶的活泼碧眼。

他故作轻松地发问,狂跳的心脏和空白的脑海却叫嚣着他的紧张:“等我们长大,你会跟我结婚的对吗?”

“没错,我……应该是会跟你结婚的。”唯独这一次,他在哈利的语气里听到了些许不确定。

“应该?可你之前、你之前明明说过想跟我结婚!”八九岁的小少爷哪受得了这个?他想要的可是百分之一百的确定、百分之一百的喜欢,世界独一份的那种。德拉科慌了,急急忙忙地坐起来,看着蜷在原处的牙仙。

哈利眨眨眼,把手指轻轻搭到德拉科的肩膀上:“那就……德拉科,我们一定会结婚的。”

“那……那很好……”

“没错,很好。”

德拉科笑了。哈利也是。他们并排躺在德拉科家的屋顶上,什么也不做,仅仅是看着天空中的一切。璀璨、暗淡、独特、平凡、新生、消失。

“睡吧德拉科……等我来找你……”

德拉科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皮非常沉重。哈利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慢,哈利的眼睛越来越湿润、越来越深沉,他们的手牵得越来越松。他背后一空,失重感忽然的袭来,四肢下意识往身体中心凑拢锁紧。

 

“德拉科?我的爱,早上了。”

“别走……哈利!”

德拉科醒了。

“噢,又梦见你的……小魔法师了?”

“妈妈!哈利不是小魔法师,他是一位牙仙!”

“好的宝贝,今天爸爸妈妈要参加酒会,多比会帮你把晚饭准备好。”

“可是妈妈……”

“我先出门了,照顾好自己。”

又是乏味的一天,又是没有人相信德拉科的一天。

 

当然,这样的日子马上就会结束,因为德拉科的第三颗乳牙已经摇摇欲坠了。

他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婚约对象哈利了。

梦境会变成现实。

 

“哈利?”詹姆斯在楼下的客厅里往楼上喊。

过了几秒,哈利打开了自己的房间门,仅仅探出一个头,往楼下喊:“是的爸爸?”

“下来孩子。”詹姆斯把没有蛀牙日报翻了个版面,随后又立刻焦躁地把报纸合上并抿了一口茶,“我和你妈妈……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

哈利赶紧转头回房间,把制作到一半的木戒指收进衣柜里,从二楼的栏杆上直接翻身而下,临落地前扑棱了两下翅膀充当减速,被厨房里的莉莉嘀嘀咕咕训了两句。

 

“所以……是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呢?”哈利坐到詹姆斯对面,双手放在桌面上,蜷成两团。

詹姆斯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他清了清喉咙,仿佛那是相当难以启齿的事情:“哈利,你也知道,你不是一两百岁的小牙仙啦,所以……”

“所以我可以跟您去霍格莫德村喝酒了?”我们的小牙仙略微睁大了眼睛,看起来相当兴奋。

“不,不,哈利……”莉莉坐到了他俩边上,把手搭在哈利蜷成两团的手上,“事实上,我和你爸爸觉得……”

“我们觉得……”詹姆斯用手指捋了一把头发。

哈利眨眨眼,觉得好笑:“你们为什么要学海德薇小姐说话?”

 

莉莉抬起了嘴角,那双和哈利几乎一模一样的眼睛里包含着更多的温柔与爱:“好吧,我们觉得你是时候该找个女朋友了。”

“什么???”哈利皱起了眉头,他的眼睛又缩成小小一团。

“哈利,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遇见了你妈妈,是她给了我生命的意义。”詹姆斯相当严肃地盯着哈利的眼睛,“我们不希望你一直都一个人,我们也希望你能快乐、自由、无忧无虑地活下去,有人照顾,有人惦记。”

“不,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爸爸。你见过的,德拉科马尔福。我和他有一个婚约。在我们第一次去收他牙齿的那个晚上,就定下了。”哈利的语气意外地平静,没有一丝犹豫,就好像他说的那些都不是什么禁忌的话题,而是今天的太阳很明媚、今天的曲奇饼干很好吃、今天的薄荷苏打稍微甜了那么一点。

詹姆斯先是张大了嘴,惊讶到说不出话来,随即便是狠狠一掌拍在报纸上,连桌子都震了几下:“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你不是个孩子了,哈利。还需要我提醒你吗?那可是个人类!”

人类又怎么样?这不影响我爱他!”哈利的眼睛湿润着,音量却完全不服输。他捏紧了拳头,咬紧了后牙关,却怎么也抬不起头用那样带有攻击性的眼神直视他的父亲母亲。他当然不能。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为了别人而对父母大吼大叫。

 

“我不允许你跟马尔福家的臭小子结婚!”

“和谁结婚是我自己的事。”

“哈利,你该再想想……”

“……不用了妈妈,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

“哈!他爱你!你们两个明白什么叫爱情吗!你们见面一共才几次?哈利,他是个八岁半的孩子,这个年纪的人类什么都不懂!让我猜猜,他能把自己有多少颗乳牙数清楚吗?仅仅因为你给他的一点好、一点信任,你就能理直气壮地说他爱你!别这么幼稚!即使我现在答应你们的婚事,那好,等到他掉完了乳牙,你的使命完成,你又怎样维持这段关系?继续每隔几个月去看看他?你也太高看自己了,等他长大,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梦里发生的事,他甚至不会记得你的存在,权当一个玩笑。然后他会娶妻、生子、老去、死亡!而你!哈利波特,你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在他七老八十面黄肌瘦的时候,你还是现在这副生龙活虎的模样!”

“你完全不懂他。”

“……你说什么?”

你完全不懂他!

 

哈利坐在自己的小床上。

他憋了这么久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那份委屈、不甘、焦急,全然化为眼泪,多到来不及眨眼就掉下。

 

他不能去见他年幼的爱人了。

也许永远。

 

德拉科把四叶草的水换了又换。

他今晚没有吃多比准备的意大利面和香肠,而是悄悄把它们喂给了Ruby,好姑娘吃得可开心了,用沾满了酱汁的嘴角和胡须蹭了德拉科一手。他才不会承认是因为要见哈利而这么做的,德拉科马尔福不需要注意体型。

金发男孩的心情好极了。

他坐在床沿上,手里捏着下午被强行剥离的第三颗乳牙。

 

德拉科在等待他的哈利。

他们约好了今晚见面,德拉科会带哈利去小山上探险,还会带他去看湖水里金闪闪的美人鱼。

 

但不知怎么的,他特别困。明明才九点钟,他却已经开始打哈欠,甚至瞌睡到捏不住手里的小牙齿。

 

德拉科睡着了。

 

德拉科没有等到他的哈利。

哈利也没有见到他的德拉科。



TBC.


———————————————🙊🙈🙉🙊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LOFTER产出目录


请不要吝啬你的小心心和蓝手指❤️


宝贝们来找我们玩!!!❤️

膳食纤维w:

德哈群宣 ✨

你们都快一点来玩8⃣️

大家都是脾气超好的小仙女呀 💗

希望群里的小伙伴们扩一下哦!!

德哈女孩在线等你们!!

群里定期清躺群的同学!希望活跃!

【神仙德哈群的文风拟人人设企划】
我们群就不太一样,别坑太太搞击鼓传文传画传字传车,我们互写文风人设!

p1 @白鼬与破特 
p2 @膳食纤维w 
p3 @凉檀 
p4 群门牌号

快乐德哈女孩!!!

【德哈】Tooth Fairy<2.5>

*设定:半童话   普通人德x牙仙哈

*特别备注一下:此篇有潘单箭头德,如果无法接受请及时退出来谢谢。

*补充一下牙仙的传说:牙仙是欧美等西方国家传说中的妖精。传说中,小孩子脱掉乳齿后,将乳齿放在枕头底,夜晚时牙仙就会取走放在枕头底的牙齿,换成一个金币,象征小孩将来要换上恒齿,成为一个大人。


没人相信德拉科的爱人是个黑发碧眼还有翅膀的牙仙,一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第二颗牙 下>

       轻如雪的黑发妖精坐在巨大樱桃树的枝头,几乎没有使那棵树产生任何形变,碧绿的眼睛里是更为碧绿的树叶倒影。

       “哈利?噢你在这儿呢。”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位棕褐卷发的光精灵。她有着整个英格兰最充沛的知识储备(这是罗恩坚称的)与一双半透明的暗金色翅膀。哈利还听罗恩说,她疾速飞行的时候甚至会飘落金粉。听上去真是梦幻。

       哈利舒展开翅膀飞近她,透明双翼上的莹绿色纹路低调地收敛起光芒:“嗨赫敏!好久不见!”

       赫敏悬停在半空中,稍显缓慢但大幅度地舞动着她的翅膀,哈利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明天有空吗?我和罗恩……” 

       “哈利——”罗恩从远处的树枝跳到了这边来,倒挂在哈利刚才坐着的树枝上,暖绒绒的红发让他看起来更加鲜活,“我和赫敏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东北边的丛林探险。”

       哈利用圆圆软软的手指尖扒拉着自己的袖子口,看上去有些为难:“明天不太行啊……最近都不行。德拉科的牙齿快掉了,我得去收来……” 

       “这次喔噢——”罗恩试图耍帅,慢慢走向树枝尖端,却不慎一脚滑下来,在落地前赶紧扇动起他带有橘红色花纹的透明翅膀,维持了一下身形,“噢我真讨厌这个,为什么我们牙仙不能像木精灵那样灵活英勇,这翅膀看上去跟娘们似的。所以……这次还是跟你爸一块儿去吗?”

       赫敏轻抿一下她的嘴唇,用接近是怜悯的眼神看着罗恩,就好像对方是全英格兰最愚蠢的小牙仙一样:“当然不,三个月前哈利就已经到了可以自己一个人收牙齿的年纪了,他又不是一两百岁的小牙仙了。还有,罗恩,你要去接纳你的翅膀,它可是你身体的一……”

       罗恩看上去也相当不服气的样子,脖子都气得发红:“知道知道!我当然知道!用不着伟大的光精灵小姐来教训我!”

       “好了,别吵架了。”哈利拍拍罗恩的肩膀,又平静地看看赫敏,等两边都冷静下来以后,放缓扇动翅膀的速度,平躺到柔软的草地上,把目光投向天空。罗恩翻个白眼,跟着躺下。赫敏落地后整理了一下洁白的裙角,也随之躺下。

 

       哈利总觉得今天的天空不算蓝,甚至蒙着一层浅浅的粉红。

       也许是因为傍晚将至的关系吧。

 

       哈利把双手垫在脑后,长舒一口气:“其实我想问你们俩一个问题。”

       “可别又是关于马尔福小少爷的吧?” 罗恩摇摇头。

       赫敏伸出左手在空中划了个圈,留下金色的魔法痕迹,像是细碎的阳光:“别猜了,一定是关于马尔福的。”

       “嘿!我也没有那么常提起他好吗?”哈利眯起眼睛,无意识地扬起嘴角,在脑中飞速回忆提起德拉科这个好名字的次数。

       “你有!你昨晚睡前居然来敲我家门,问我去收马尔福牙齿的时候穿什么好!”罗恩首先开始控诉。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马尔福的睡衣很好看,作为他的牙仙我怎么可以邋里邋遢呢!”我们的黑发小牙仙甚至激动到坐了起来,小手掠过草尖的露珠。

       “别狡辩,往圣池里看看你自己吧,你满眼都写着德拉科马尔福这两个字。看来有人恋爱了。”赫敏觉得好笑,也跟着哈利坐起来。罗恩还是保持着平躺,因为这样实在是太舒服了,他都能睡着了。

 

       “我没有满眼写着他!”

       “你有。”“你肯定有。”

       “我真没有!”

       “你真的有。”“你绝对有。”

       “没那么夸张吧……就一点点喜欢而已……”

       “就……?”“一点点……?”

       “好吧。非常喜欢。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的波特先生有什么关于马尔福小少爷的疑惑呢?”说着,赫敏站起身,飞向一棵稍高的山毛榉,手心流淌出的魔法为她开路,枝叶纷纷避让开,形成了一条通道。

       哈利跟着飞了上去,但他没有动用魔法,而是灵敏地避开面前错综的枝叶:“我们……牙仙是接近永恒存在的吧?”

       罗恩紧随其后,用他并不算非常精湛的魔法开路,偶尔会有一两根树枝不赏脸,强行要拦住他的去路,这可把他吓得够呛:“没错,你观察得可真仔细,我们牙仙和光精灵小姐们的寿命极长,说是永生也不算过分。”

       “那如果我跟德拉科结婚,我是不是得……”哈利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沉重,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他心里早已经有个大概答案。

       “哈利,我们在说的是妖精与人类。”赫敏找到了这棵山毛榉的痛处,在折断的树枝口上用手指划了颗小小的星,指尖留下金色的魔法痕迹,以提醒木精灵们注意,“你得想想清楚。也许对于你来说,马尔福他真的很特别,但人类终有一死。”

       “不,我只是问问。”哈利坐在山毛榉树的树梢上,放开双手,任凭重力拖拽自己,向下坠落……

 

       德拉科握紧了那人的双手,用力将对方拖拽上来:“潘西……不是我故意要挖苦你,你该减肥了!”

       “是你该增肥了!”黑发姑娘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把凌乱的短发整理好,“说吧,到底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我最近总是在想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很想见到这个人,想每天都见到的那种。这正常吗?”德拉科没有直视潘西,只是看着自己交叠在膝盖上的双手,舌尖悄悄舔了舔下牙床上的那颗牙。他没意识到这动作已经成为了某种习惯。

       潘西明显是会错了意,她略带害羞地眨眨眼:“噢……这是某种告白吗?”

       “啊?嗯……算是吧。”德拉科的心思全在那小牙仙身上,全然没发现潘西的复杂表情,“如果这就是我妈妈说的喜欢的话,这就算是告白吧。”

       潘西有些害羞地坐近了些:“这很正常,德拉科。你是个男孩子,当然会对某个女孩有好感,只是我真的没想到,这个姑娘居然是……”

       “嗯?什么女孩子?”德拉科猛地抬头看向潘西。

       “嗯???”潘西皱起眉头。

       “我说的是我的牙仙啊,上周三自习课的时候跟你提起过的,哈利。”德拉科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金发。“Harry”这个名字好就好在念完后,嘴角正巧是咧开的,微微上扬的,当这个名字从德拉科嘴里冒出来时,尤为如此。

        “哦。”潘西泄气地撇撇嘴,“所以,你爱上了一只牙仙,他叫哈利,他有着一头美丽的棕发和好看的翅膀。”

     “是美丽的黑发。”德拉科及时纠正。

       潘西的表情更加复杂了:“行,黑发。真巧,我也是黑发。”

       德拉科从口袋里摸出两颗柠檬糖,一颗递给了潘西,剥开另一颗放进了嘴里:“哈利什么都好,就是管的有点多,上次我想把牙齿早点拔下来的时候,他居然写了封警告信给我,叫我不要欺负我的牙齿!你能想象吗!”

       “那是他关心你,不想让你遭罪。”潘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德拉科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用怀疑的语气确认:“关心?哈利在关心我?”

       “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你这样的大笨蛋,德拉科。”潘西摇摇头,极快地从树梢爬了下去,与之前需要德拉科拉着手帮助才能爬上树梢的那个柔弱姑娘判若两人。

 

       德拉科咂咂嘴,轻咬了一下口中的柠檬糖。

       下牙床突然传来微微的疼痛感,紧接其后的是下门牙原位突如其来的空荡感。

       一个两头尖尖的东西落到了舌尖上,像是一颗跳跃着、鸣响着、摇头晃脑着的跳跳糖,在嘴里快乐地蹦跶开了。

       “潘西——帕金森——潘西!你快看!”

       “德拉科——马尔福——看什么看!”

       “我的牙齿掉了!!!”

       “掉了就掉了!!!”

 

       德拉科在睡前把四叶草的水又换了一次。

       他早早地跟纳西莎道了晚安,把今天下午掉落的牙齿轻轻塞到枕头底下,然后躲到了自己的小衣柜里,只留下一丝缝隙,床头的小夜灯洒落着温暖的光芒,透进来照亮德拉科的灰眼睛。

 

       夜越来越深了。月亮越来越亮了。

       他的哈利在哪呢……

       德拉科的眼皮开始打战,他抱着手中的草莓熊,深吸一口熊熊肚子处,甜到腻的草莓气味冲击着他沉重的脑袋。

       不能睡,他还有问题想问哈利。

       不能睡,哈利如果发觉他不在被子里,他又没有出现的话,哈利一定会担心的。他一定会。

       不能睡,他们还有一个婚约。

 

       微红的魔法像是冬日壁炉里的火星那样飘飘悠悠溜进了德拉科模糊的视线。

       德拉科甩甩头,一个熟悉的背影走进了他的视线。

       透明的翅膀薄薄的像玻璃糖的糖纸一样,那莹绿色的纹路看着可真适合他,可惜和他魔法痕迹的颜色并不是很配,说起来,他是不剪头发的吗,黑发已经长及肩膀了,看起来跟个小姑娘似的,明明上次来送信的时候还剪短过一点的,难不成是长毛怪品种的牙仙?

 

       但德拉科不在意这个,他的牙仙永远是最帅最可爱最棒的。

 

       “哈利!”

       德拉科推开衣柜门一扑而上,把小牙仙从腰间抱住,甚至用手紧紧包住了他的手背。

       小牙仙却完全没有慌张的样子,甚至没有一点挣扎,反倒是从手背上传来了丝丝凉意。

       德拉科感觉“那个哈利”在变小、变冷、变透明。

       “那个哈利”逐渐化成了一片小小的树叶。

 

       德拉科震惊地看着手中的嫩叶,它摸上去那么软软的,却不是哈利。

       他的哈利在哪呢?

       “嘿……我在这儿呢。”

       噢,他的哈利在这儿呢。

 

       稍微修剪过后的黑发与宽松的白衬衫让哈利看上去相当清爽,绿色的眼睛笑盈盈、水当当的:“马尔福,我来收你的牙齿了。”

       “叫我德拉科。”金发小少爷快步走近了他的婚约者,像是得了全科A+那样快乐,却笑得不着痕迹,相当用力地控制着嘴角扬起的弧度,生怕吓跑了哈利。

       哈利仅仅是将手伸了出来,弯弯手指,作出讨要牙齿的手势:“不行,我得叫你马尔福。因为赫敏是这么说的。”

       “我觉得叫德拉科更好。你说呢?”小马尔福少爷却捏住了哈利的手心,再轻轻地握住,像是怕那只小手会碎掉一样。

       哈利纠结了一会儿,而后轻轻地牵住德拉科的手。

 

       “那就。德拉科,我来收你的牙齿了。”

       “哈利,我很想你。”

       “可你都没见过我!怎么能说你想我呢!”

       “我就是很想你。




TBC.


———————————————🙊🙈🙉🙊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LOFTER产出目录

千fo福利点这里!!!


【HP/德哈】Kiss Fight<1>

*设定:假性接吻渴求症德x假性性冷淡哈。本文设定罗赫已交往。改动致歉。

*涉及CP:本章主德哈,涉及罗赫。

*分级:本章NC-17。蒙眼+手部捆/./绑+强*。慎入。

And 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we kiss fight.

然后我们在亲密的吻中互相撕咬,像一场不甘示弱的征战。

                                  ——《Kiss Fight》

                                  Tülpa&BLANKTS

文案     本章     下一章

———————————————🙊🙈🙉🙊


试阅:

       哈利有一种错觉,每次罗恩和赫敏拥抱在一起接吻的时候,他都会适时地出现。

       而每当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哈利都会选择无声地盯着他们两三秒,然后平淡地离开,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罗恩跟他谈过很多次。然而,每次谈话都以哈利的一句“可你们都公开交往了,接个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是吗?”而终。哈利猜想,也许是因为罗恩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没错,接吻是相当亲密且带有色彩的举动,但哈利只是知道这个而已,他无法确切感知到亲吻的特殊性。

       哈利觉得这没什么稀奇的,毕竟他从没和谁接过吻。学校里的姑娘们对他的看法只有两个:救世主或闯祸精。

       愿意跟他来个黏糊糊的吻的姑娘,他不是很喜欢。

       而他喜欢的……

       噢,他暂时没有喜欢的姑娘。

       哈利好像知道为什么罗恩总说他性冷淡了。


       后续请看这里(这个是石墨的)

       试着做了个图链,你们看看好不好使


———————————————🙊🙈🙉🙊

LOFTER产出目录


下一章

【HP/德哈】Kiss Fight<文案>

设定:
原著三年级设。假性接吻渴求症德x假性性冷淡哈。
(这病名…我编的是什么玩意儿)

涉及CP:
主德哈。涉及罗赫、韦斯莱双子。

篇幅:
中篇。这次我要试着赶赶剧情。
(反正剧情线也不长,都被我吃了👌)

分级:
NC-17。
(不过具体啥剧情下开独轮车还真不一定,但肯定不会很靠前……)

 (果然是个flag)

假的Summary:
哈利觉得自己的死对头这阵子有点怪怪的。
前些天的一节魔药课,哈利感觉德拉科在盯着他看,就转头去看,结果德拉科倒好,愣了一下之后把书盖在了已经气得通红的脸上。最近这几天德拉科的每日嘲讽甚至变成了死亡凝视加结巴。德拉科甚至扭曲着表情把哈利狠狠地推到墙上,看上去相当吓人。
哈利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还以为德拉科是被他气傻了。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直到这届魁地奇决赛宣布格兰芬多队获胜的时候,哈利被德拉科一把拉过领口吻上,他才知道大事不妙。
当然了,大事不妙不仅仅指的是被死对头在全校面前强吻这件事……
还指的是哈利有点上瘾。甚至还想再讨一个吻。
于是充满求知欲的哈利开始了他对于接吻渴求症的探索。

------------------------------------

更新了,宝贝们  <1>

LOFTER产出目录

【德哈】Tooth Fairy<2>

*设定:半童话   普通人德x牙仙哈

*补充一下牙仙的传说:牙仙是欧美等西方国家传说中的妖精。传说中,小孩子脱掉乳齿后,将乳齿放在枕头底,夜晚时牙仙就会取走放在枕头底的牙齿,换成一个金币,象征小孩将来要换上恒齿,成为一个大人。

 

没人相信德拉科的爱人是个黑发碧眼还有翅膀的牙仙,一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第二颗牙 上>

小马尔福少爷拥有着几乎所有孩子们都羡慕的一切。

家庭不算温馨但很和睦,父亲事业有成,母亲温柔恬静,住着三层楼、带大花园的独栋别墅,养着一只叫Ruby的黑猫……

这还不是全部。更夸张的是,他学业有成、老师们都对其赞赏有加,精致的五官一看就知道以后必然是个大帅哥,女孩们都绕着他团团转。虽然有些爱欺负人和恶作剧,但性质都不算很恶劣,也许只是鬼点子多了些而已,反倒增加他仍为小孩子的实感。

最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牙齿。整齐且洁白,微笑时能窥见他大小正合适的门齿,而他开怀大笑起来会露出角度美好的虎牙。

 

但他本人对此似乎不是那么满意。

至少他的小跟班们是这么觉得的。

 

高尔和克拉布正蹲在草丛边上,给老大摘今天份的幸运草。

“我昨天又看见德拉科在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

“别说了,那天我看见他在掰自己的牙齿,那该多疼啊!”

“果然啊……”

“果然吗……”

“果然少爷跟我们不太一样。”

“没错,少爷到底是贵人。”

 

德拉科每天放学回家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克拉布和高尔给他摘来的四叶草放在床头柜上的玻璃小瓶里,为它换上干净的水,再去洗手吃晚饭。

他总觉得,这么做就可以早点掉一颗下牙齿,就可以早点见到哈利,就可以早点把新鲜的四叶草送给哈利。

 

“妈妈?您把巧克力藏到哪里了?”德拉科用拖鞋底刮蹭着地板,看上去有些着急。

“我不能说,宝贝,你今天已经吃了太多甜食了。”纳西莎揉揉德拉科的头,又将视线转回她新买的黑胶唱机上,“妈妈可不希望看见你的牙齿全部蛀空。”

“可我的牙齿还是没有掉,一颗都没有!为什么?明明之前…之前掉的那颗都已经长出来新的牙齿了。”德拉科看上去更加着急了。不像平时在学校,在母亲面前的小少爷一点也不拘束自己的表情和言语。

纳西莎转过头来,盯着德拉科那眨动稍显频繁的眼睛,轻声道:“我的小好奇宝宝,蛀牙并不会让你的牙齿更快地掉下来,你需要耐心地等待。”

“但是,我想见哈利……”德拉科垂下眼角,手指不自觉地扒拉着沙发缝隙。

 

“哈利?那是谁?学校里认识的新朋友吗?”

“不,妈妈。哈利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牙仙。他有黑色的头发,还有一双很漂亮的……”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之前来收你牙齿的那位牙仙,叫哈利。是吗亲爱的?”

“当然。妈妈,你一定会喜欢他的,他的声音就像柠檬气泡水一样甜。”

“噢你真是太可爱了……那你更应该好好爱护牙齿,传说里讲,牙仙都喜欢牙齿健康的孩子哦。”

“嗯,我不吃糖了。”

 

纳西莎忽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原本担心卢修斯那般不苟言笑的教育会让德拉科的心理过早成熟,没想到这小可爱内里还是个孩子。

竟然还给牙仙起名,真是太让人喜欢了。长大以后,他恐怕会觉得现在的自己蠢透了。

好好珍惜你仍然相信童话和传说的时期吧,我的小德拉科。

 

德拉科每天都坚持刷牙、给哈利准备新的四叶草、吃脆苹果和排骨这种比较容易撼动牙齿的食物。

时间碾磨着他的心思缓缓而过。德拉科长高了三公分。

他的第二颗乳牙也终于开始摇摇欲坠。这次是一颗下门牙。

 

德拉科盯着镜子里小小的那么一颗牙,伸出手去捏住它的两端。

 

不过是一点点疼而已。

忍过去!今晚就能见到哈利了!

 

金发的男孩指尖微微发力,颤抖着试图将乳牙剥离牙床。

而下一秒,剧烈的疼痛感瞬间冲上脑颅,无处安放的痛觉几乎要迸发出来,顶得他脑侧都在发胀,甚至挤出了一些生理泪水。就连带着金属味道的血,都在痛感的冲击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德拉科没能把乳牙拔下来。

 

“哈利……”小德拉科的眼角泛着红,但他没有允许一颗泪珠落出眼眶。

 

他真的好疼啊。

可是他真的很想跟哈利说说话。

也许不需要说说话。可能,就看看哈利的脸,甚至只是听听哈利的声音,就够他开心的了。

但他真的好痛。

 

“德拉科。吃晚饭了。”

“马上来,爸爸。”

 

德拉科草率地漱了口,把一团纸巾堵在牙齿边上,将血暂时止住。

今天家里的楼梯有点冷,还有点硬,硌得脚跟都发疼。

德拉科有些心慌。

再不见到哈利,他就要忘记那小牙仙的背影具体是什么样了。

 

“晚安妈妈。”

“晚安宝贝。”

和往常一样,门被轻手轻脚关上,小房间变得漆黑。德拉科舔舔那颗晃动的下门牙,合上惺忪的睡眼。

却被房间角落处的悉嗦声吸引了注意。

 

“哈利?是你吗!”德拉科忙睁开眼睛,却又只看见那小牙仙的后脑勺,他的头发好像剪短了一些,露出透着粉的耳朵尖。

哈利伴随着星星点点的光,在德拉科眼前消失了。

又一次。

 

小少爷泄气地打开灯,端起床头柜上的茶杯咕嘟一口。

那是什么?那个在书桌上散发着温暖橙光的小玩意?

德拉科没有穿拖鞋,直接迈步向书桌走近了些。

那是一封匿名信,虽然小德拉科很明白寄信人的身份。

 

亲爱的德拉科,

你好吗?

我真的不知道你好不好,但是我知道你的那颗牙齿一定不太好。请别再糟蹋你的牙齿了,这么着急拔掉是做什么呀?它比你还疼呢!

再让我知道你欺负你的乳牙,我就不喜欢你了。

                                                            H.P.

                                           一只好心的妖精

 

哈利可真是只有趣的小牙仙。

怎么可以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真是太幼稚了!语气这样冒冒失失的,太不像话了!

德拉科如是想着,一边气呼呼地把那封信放到了他的小保险箱里,和他的绿宝石戒指放在一起。

 

乳牙大哥吗?

我是德拉科。

跟您商量个事情。

您赶紧掉行吗?



TBC.


———————————————🙊🙈🙉🙊

上一颗牙     这颗牙     下一颗牙


LOFTER德哈产出:

分手一节课(一发完)

薄荷真难吃呸呸呸(花吐症设 已完结)

是糖先动手的(论坛体abo设 万年巨坑)

LOFTER产出目录


请不要吝啬你的小心心和蓝手指❤️